实际上是Breeze的玻璃子

Who sparkles in the night like fireflies,Eternity of evening sky.

Eleven像炸鱼条沾蛋奶糊般美好的梦境被现实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散了。
       他在脑子里好像还有十一来只绵羊咩咩叫的情况下睁开了眼,看着朦胧的房间揉一把眼便起身穿着左右弄反的拖鞋给造访者打开了自家大门,毫无戒备。对造访者来说Eleven没有严重的起床气是件好事。要是别人,在午夜时分敲门扰人清梦,想必已被臭骂一顿。
       Ten在门开后,看见头发乱糟糟,眼睛有些臃肿,睡衣已经把肩露出一大半的Eleven有些想笑。他曾经就告诉过Eleven他的领结加土耳其毡帽的印花睡衣领口太大,但Eleven没听。他现在多想拍张照片留恋,可手机的低电量却没法答应他。
       “谢了,室友。”
       “你应该学会带钥匙的Ten……站在门口光打响指门可不会自动为你打开”Eleven伸出手帮Ten理了理卷曲的衣领“这样好多了。”
       Ten知道Eleven在某些小细节上的倔强,任他理了自己的衣领,毕竟对自己也不是什么坏事,可当Eleven提到“响指开门事件”后,他 皱了一下眉头“小学的时候你也干过,你可不能只针对我。你也信了River老师的话不是么?”

一篇练手很多奇怪的地方……嘛。

第四号糖果屋

#ooc#
#人类AU#
#码一下脑洞#

       在灰色的巷子里,那是唯一的色彩。蓝色,陈旧的,但不过时的。

        欢迎来到第四号糖果屋加里弗雷小镇上唯一一家糖果店,也是自建镇以来有50多年历史的古董级商店之一,但很少有大人去那儿买五彩缤纷甜到腻牙的糖果,多是买黄油或者果酱之类的。因为那儿的黄油和果酱是物美价廉从不让人失望的。不过糖果的地位从不会动摇,它在小孩子的世界里一直很受欢迎,50年来一直都是,可以说第四号糖果屋的糖果是每个小镇人的童年。

       现在Four从One那里接手了这家糖果店。他是这儿的主人了,第四号糖果屋的也第一次迎来了主打糖果,各式各样形状的软糖,其中的原因则是Four对软糖们的极度偏爱。
       Eleven则是长长假期里,第四号糖果屋的临时收银员。
       每当傍晚商店打烊的时候,你都可以看见Eleven鼓鼓的外套口袋,那里面是快要溢出来的水果硬糖。对此Four当然知道,但他没资格说Eleven,他的口袋里不也全是软糖么。